席伟健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助理、副教授当地时间7月12日,英国广播公司发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阿富汗的英国特种空勤团(SAS)成员多次在

席伟健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助理、副教授当地时间7月12日,英国广播公司发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阿富汗的英国特种空勤团(SAS)成员多次在
席伟健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助理、副教授当地时间7月12日,英国广播公司发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阿富汗的英国特种空勤团(SAS)成员多次在可疑情况下杀害被拘押者和手无寸铁的平民,甚至各中队间还存在比拼“谁杀的人更多”的情况。其中一支部队可能在为期6个月的轮驻期间非法杀害了54人。2020年11月,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最高上诉法院法官保罗·布里列顿撰写了一份有关澳军士兵在阿富汗涉嫌犯有战争罪的报告。一个可能持久存在而一直为美国及其扈从国家国防部门掩盖的秘密被揭开:即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三国的驻外部队对其入侵国家的平民实施无差别屠杀,显示其正一步步滑向法西斯主义的人权深渊。BBC《全景》栏目此次所揭露的屠杀平民事件,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沿袭了美西方媒体“小批评、大帮忙”的宣传策略。耐人寻味的是,2020年11月,中国网络画师乌合麒麟在互联网上以生动的插画形式向外界展示这一侵犯人权的暴行,却遭到时任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强烈抗议,颇有欲盖弥彰的意思。如果系统回顾美英澳国家军队的人权问题,则可以追溯到2004年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揭露的美国女兵在关塔那摩基地的虐囚丑闻。近20年过去,其侵犯人权的状况不但没有丝毫改善,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众所周知,美英澳三国有深刻的共同历史文化渊源,其种族主义传统更“悠久”也更隐秘。士兵对平民实施“杀人竞赛”的暴行只存在于“二战”期间日本、德国等法西斯国家的军队中。殊不知,所谓的“民主灯塔”在制度化的种族主义势力驱使下,在使用此等暴虐手段来转嫁军队内部治理危机方面不比法西斯国家差。如果与舆论界揭露的20世纪以来加拿大等国对美洲原住民实施系统性种族灭绝的历史惨案相比,其驻外部队实施如此暴行,倒也并非咄咄怪事,而是体现了其种族灭绝制度和种族清洗行为一脉相承的逻辑。究其原因和表现,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一是其人权标准本质上为其种族主义政治制度服务。美西方国家依据其近代的“启蒙”政治传统,在将国民按照种族、财产、性别等标准严格区分为“公民”与“人”的同时,还将这个二元划分标准推及殖民地,在那里将所有人严格划分为“人”与“非人”。近代西方国际法体系中有关战争罪行实施客体的界定,是将殖民地的“非人”排除在外的,对他们的杀戮不被视作战争罪行。美西方近代炮制出来并主宰了话语权的一系列人权公约,隐含着这种二元政治的逻辑。二是其人权标准的工具化取向明显。在西方近代马基雅维利式的正义观影响下,美西方国家的人权标准在其内部也有远近亲疏和尊卑等级划分,并表现出强烈的工具化色彩——如果非英语民族国家尤其是英美的地缘政治对手在殖民地半殖民地犯有侵犯人权的战争暴行,英美起初会以“绥靖”“拱火”方式放任暴行滋生、蔓延,然后视政治战略需要,充分发挥其舆论机器威力,将其钉上历史耻辱柱,并塑造出“专制制度才产生如此侵犯人权的暴行”等诸如此类的政治理念。如果本国乃至英语民族国家的军队士兵犯有此类暴行,则大力掩饰,甚至不惜伪造证据,嫁祸于别国。时过境迁,随着互联网传媒的日益发达,一旦信息传媒鸿沟被推平,英语民族国家的历史暴行就会密集地浮出水面。换言之,以英美为代表的国家及其政客并不关心受侵略国家的人权是否被侵犯,而是根据现实政治需要,考虑侵犯人权的暴行是否需要被披露,以及这种披露有何政治工具意义。三是人权标准的“双标化”特征更趋明显和复杂。美英澳三国人权标准存在双重化,其在论及发展中国家人权时持虚伪态度。同时,在其军队内部,人权“双标”特征也暴露无遗,主要表现在以下三点:一是以美军为代表,长期以来其内部侵犯人权尤其是侵犯女性、少数族裔士兵群体的现象屡见不鲜。上个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甫一作出推翻1973年有关女性堕胎权利的经典判例裁决,美国国防部官员一反军方不得干政的政治传统,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反对,这其实就是担心受性侵美国女兵无法堕胎可能导致的丑闻高频率爆发。二是本世纪以来,大行其道的“身份认同”政治进一步破坏腐蚀其人权标准的根基。以2020年美国出现首例变性人担任四星上将为例,美式“政治正确”不仅没有在实质上改善底层士兵的人权状况,反而“打着彩虹旗反对星条旗”,致使美军女性和少数族裔士兵群体权利遭到严重践踏。三是沦为垄断资本集团洗钱工具的军队行为动机遭到金融资本主义的严重扭曲,美军内部的腐败套利现象令人触目惊心。覆巢之下无完卵,沦为套利工具的美军士兵自身的人权也得不到尊重,其内部抑郁自杀、吸毒贩毒、滥交性侵的违纪案件屡见不鲜。而作为一种罪行的妥协赎买方式,为了转嫁军队内部治理危机,排解底层士兵的精神压力,资本集团对其军队侵犯人权的行为基本上持默许态度,使其从“人权黑洞”进一步沦为国家的“政治黑洞”,甚至一步步滑向法西斯主义和虚无主义政治深渊。这一切,是所有爱好和平的民众不愿看到的,也是全球治理亏空所产生的“人权赤字”的根本渊薮。责编:张靖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