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送殉职司机杨勇最后一程:对他的选择并不意外

  战友送殉职司机杨勇最后一程:对他的选择并不意外

  战友送殉职司机杨勇最后一程:对他的选择并不意外

  “贵广线列车撞上泥石流脱线事故”追踪

  6月4日10时30分,贵阳北至广州南的D2809次列车行驶至贵广线榕江站进站前的月寨隧道内时,撞上突发溜坍侵入线路的泥石流,导致列车滑行900多米脱线。经车载数据分析,司机杨勇在危急时刻发现线路异常,5秒内采取紧急制动措施,保障了整趟列车旅客的安全,自己却不幸殉职。

  杨勇生于1976年,1993年参军入伍,1996年退役,曾服役于武警海南总队海口支队第二中队(现武警海南总队海口支队执勤六中队)。在部队服役期间曾担任班长,获评嘉奖、优秀士兵等。

  6月5日,运送杨勇遗体的车队回到他的家乡贵州遵义,群众自发前来送别,“欢迎英雄回家”。而他生前的战友们也从四面八方赶来,送他最后一程。

  张元松是杨勇的战友,他从重庆开车250公里赶到贵州遵义送别战友。“看到这个新闻,完全不敢相信是我的战友。我特意赶来想见他最后一面,送他最后一程。”

  田纪恩是当年带杨勇最久的班长。在他眼中,杨勇从没给班长添过麻烦,和战友们相处得非常好。“我翻开杨勇的手机号码,看了半天,想到和他永远也没法联系了,真的非常难受。”田纪恩说,“他是好样的,让我们每一个武警海南总队的退伍老兵感到骄傲和自豪!”

  战友眼中的杨勇身手敏捷,反应迅速,爱车就像爱生命。张元松说:“杨勇对工作认真、刻苦,对每件事情都很负责。他是一名退伍军人、一名优秀的党员,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不意外。”

  战友追忆 他性格“内秀”却有一股精气神

  “杨勇1993年入伍时是我接的,那一批我们班一共接到8个新兵,他是其中之一。当时他还没满18岁,个头不算高大,外表完全是一副稚嫩的模样。”田纪恩清晰地记得,与其他喜欢聊天、爱热闹的新兵相比,杨勇不太爱说话,有些“内秀”,但为人十分上进,与战友们相处十分融洽,做事也非常认真负责,对自己更是坚持高标准,丝毫不放松。

  老兵带新兵是部队的光荣传统,对于入伍前就有着武术底子的田纪恩而言,他对杨勇等一众新兵更是要求严格。5公里跑步等诸多日常训练内容不说,他在杨勇等新兵刚入伍时还曾表演过徒手攀爬3层宿舍楼的好戏,要求杨勇等人在服役期间也要力争完成这一项目。直至现在,田纪恩依旧清晰地记得当时杨勇脸上的激动与兴奋,那是一股属于年轻人的不服输的拼劲。“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小伙子有股精气神,会是一个好兵。”田纪恩回忆道。

  代代相传 父子都当过兵,都与铁路结缘

  杨勇后来之所以与动车结缘,在退伍后通过学习成为一名动车司机,或许在部队服役时这个想法就已经萌芽。作为巡逻时的摩托车驾驶员,他对车辆充满感情,爱护有加。每次巡逻完后,他都会给车加油,仔细擦拭车辆,检查车辆是否有故障,保证战友们的巡逻安全。

  与动车结缘的另一个原因或许是他的父亲。海口市水务局副局长、时任武警海南总队海口市支队第二中队中队长的彭林波说,杨勇的父亲也是一名共产党员、退伍军人,后来成了黔北娄山关脚下四等小站松坎站上的铁警。

  “杨勇家在贵州遵义市桐梓县松坎镇,桐梓县地处贵州与重庆的交界处,也是贵州去往重庆所经过的最后一个县,每天只有一班火车经过,在当时交通非常闭塞,其家庭也不算富裕。1995年我因公出差去杨勇家家访时,他的父母接待了我,当时他的父亲已经是松坎火车站派出所的教导员。”在彭林波看来,杨勇严于律己的性格以及对于列车的向往,与坚守岗位多年的父亲的谆谆教诲息息相关,“我依旧记得,他父亲当时对我说,要叮嘱杨勇积极入党。杨勇也很争气,在入伍后第二年便光荣入党。”

  据了解,杨勇的父亲杨顺仲退伍后来到铁路上工作,成为了黔北娄山关脚下一座四等小站松坎站上的铁警。坚守岗位35年间,杨顺仲巡线里程累计40万公里,2005年,他被评为“全国铁路优秀人民警察”。

  周健是杨勇生前的师父。他说:“动车司机的要求高,选拔标准非常严格,杨勇是我的徒弟中最优秀的。作为他的师父我感到无比荣幸!”

  对于杨勇用生命挽救全车乘客安全的英勇行为,周健说:“能够在关键时刻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挽救全车乘客生命,我觉得他真正地诠释了对工作的责任心和为人民服务,这非常了不起!”

  综合央视军事微信公众号、新海南客户端等

【编辑: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