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立彪中秋节过后,许多人家里会有一些月饼吃不完剩下来

□ 胡立彪中秋节过后,许多人家里会有一些月饼吃不完剩下来
□ 胡立彪中秋节过后,许多人家里会有一些月饼吃不完剩下来。这些月饼怎么处理?在社交平台上,一些网友展示自己的“月饼大改造”创意:取出月饼中的莲蓉、五仁、枣泥、豆沙等馅料,与黄豆一起放入打浆机打成风味豆浆;将月饼切成小丁,放在粥中,或切成薄片夹在吐司中做成三明治;以传统烹饪手段制作青椒炒月饼、番茄炒月饼……网友的这些小妙招的确可以让月饼物尽其用、获得善终。不过,对于月饼生产厂商来说,这些小妙招恐怕就不管用了。按照行业规则,进入销售环节的月饼,如果在限定的期限内没有销售完,销售商会将它们退还给生产商,生产商则对其进行分类处理。尚在保质期内的月饼,一般会大幅打折降价,在正常流通渠道继续销售,部分月饼被当作福利“内部消化”,还有一部分月饼会被取出馅料制成其他糕点;临近保质期的月饼,多会被便宜处理给养殖单位,用作牲畜饲料,实在处理不了的,就只能销毁掉。不管怎么善后,月饼厂商都会遭受损失。而为了避免损失,月饼厂商多会打好提前量,尽力做到“善始”。目前,月饼生产企业一般采用“以销定产”的策略,它们会根据往年月饼销售情况、糕点市场行情变化及消费者消费动向制定月饼生产计划,确定产品策略、价格策略、销售目标,并随时监控库存,调整生产。而销售商也与生产商达成默契,根据市场变化调整进货量和营销方式,提高销售效率,尽力避免出现库存和浪费。在此基础上,有些生产厂家还在月饼口味上搞创新,以适应不断变化的消费需求,这种“以需定产”,也是一种“善始”工作。月饼终归是用来吃的,好吃才有市场。搞清了消费者的口味嗜好,推出大家爱吃的月饼,不愁卖不出去。近些年,出圈的月饼品种有很多,比如榨菜鲜肉月饼就很成功,基本上已经摆脱了节日这个因素的制约,成为一年四季老少咸宜的日常糕点。除此之外,一些蛋糕房也会时不时推出一些月饼新品种,同样受到推崇。不过,月饼企业再怎么策划规划,总有不周全的地方,而市场存在巨大变数,也总会让一些企业陷入被动,因此,杜绝剩月饼并非易事。而鉴于企业都有逐利本性,许多消费者也并不相信所有企业都会严格按规定处理剩月饼。从成本角度分析,月饼厂家一般不会把卖剩的月饼冷冻起来等到第二年再拿出来卖,因为冷库冷藏的费用很高,保存一年再卖反而会亏本。但仍有人怀疑,厂家不用冷藏也会找到别的更便宜的方法玩猫腻。事实上,过去的确曾发生过“陈馅月饼”事件,这种事一度让公众担忧不已。现在还有没有企业这样干?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另外一个问题就来了:对于这样的企业应该怎么办?分析人士指出,我国并不缺少关于月饼的法规标准,对月饼的原辅料及主料用量、卫生要求、馅料的配方等都有详细规定,而“严禁使用陈馅制作月饼”已经成为一项强制性执行标准,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相关企业能否严格按法规标准生产,监管部门能否严格依法监管。我们看到,近年来,相关监管部门不断加强对月饼市场监管,加大对用陈旧原料生产加工月饼等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有的地方还进行创新探索,以提高监管效能,比如上海推出月饼回收上报制度,即经销商卖不掉的月饼无论过期与否,都必须向监管部门上报。节后月饼剩余多少、流向哪里,均有明确的台账。其目的就是防止商家将回收月饼或过期月饼用作其他食品材料,或改换包装以其他形式进行销售。各地市场监督抽查情况显示,“翻新月饼”的现象基本上已经销声匿迹了。由此可见,实现月饼“善终”,不仅在于企业善产善售,更在于职能部门善管。只有对剩月饼建立一套有效、正规、透明的监管处理机制,相关企业严格依法依规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不敢触碰红线,市场才能规范发展。《中国质量报》【观象台】